www.199997.com

人民日報:如何看待輿論

发布日期:2019-09-18 16:13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普通外科青年学者攀登计划”走进济宁市第一...,現代人對輿論格外關注,特別是為官之人,更為關注輿論,都想聽到些肯定的話、贊揚的話,而對批評的話、監督的話,聽起來總感到心裡不是滋味。這也是人之常情。輿論與政治關系太密切了,甚至到了可以左右政治局面的程度,整個世界都是如此,又有誰不去關注輿論、重視媒體呢?現在的媒體也多得很,報紙、廣播、電視、刊物,除了這些傳統的媒體外,互聯網也成了一個很大的傳播陣地,特別是有了手機這個現代的交流工具之后,一部手機也就成了一個電台、電視台、報紙或刊物,小小手機無所不能,各種輿論漫天飛揚,任何消息都可以通過這個掌中媒體傳遍到世界各地——你不重視輿論行嗎?

  重視輿論是好事,輿論不管怎麼說還是能反映一些民意的,也能聽到不少真話,看到不少真事,得到不少可貴的信息,這對決策者進行科學決策都有好處。有人重視輿論,有人害怕輿論,也有人喜好輿論,善於利用輿論造些勢,以達到某種目的。不論害怕也好,喜好也罷,都有個如何看待輿論的問題。有人把輿論同媒體聯系起來,這也無大錯,但不能把輿論同媒體畫等號。媒體是傳播輿論的載體、工具、手段,媒體傳播輿論、制造輿論、助推輿論,但媒體並不等同輿論,更不可能“包圓”輿論。輿論是公眾評說、公眾傳播,也可以說是公眾之口,除了各種媒體這個輿論場外,還有人們的口口相傳這個輿論場。“防民之口,甚於防川”這句古話,就說明了老百姓的口頭輿論極端重要,必須重視。如果堵塞言路,將比山洪災害還要可怕。

  其實,輿論這個詞最早不是針對媒體,古代也沒有專門傳播信息的媒體,媒體是工業革命之后才有的,而輿論一詞在我國文化典籍中早就有了。“官聲採於輿論,豪右之口與寒乞之口俱不得其真﹔花案定於成心,艷媚之評與寢陋之評概恐失其實。”(《幽夢影》)這是清代一個叫張潮的人說的話。他提出的這個“輿論”概念與媒體就沒有關系,而是指人們的口頭輿論。這段話很有意思,對我們如何看待輿論或有啟發。“官聲採於輿論”,就是一個人的官聲怎麼樣,主要在於人們的評價。有深意在“豪右之口與寒乞之口俱不得其真”這句話,就是人們評價官聲,豪門大族、達官貴人說的話和極其貧困潦倒的人說的話都是不真實的,都會走向極端,有偏見,是片面的。“花案定於成心,艷媚之評與寢陋之評概恐失其實”,也深含道理,不同的人各有成見、各有偏好,他們所下的評語也是很難做到客觀的。

  從古人的這幾句話中,我們可以看到,輿論是社會生活中的客觀存在,是一個很普遍的社會現象,自古以來就有之,並不全是媒體制造出來的,而有了媒體以后,輿論就會聚焦,就會放大,就會傳得更快、更遠,乃至更久,甚至會成為熱點,產生難以估量的社會效應。但輿論就是輿論,它是公眾的評說,你是管不住、防不住的。更應該看到的是,輿論並不都是客觀公正的,每個人對事物的看法都有自己的觀念和標准,任何一件事物百分之百的人說好是不可能的。為官之人要重視輿論,但別去苛求輿論,因為你苛求不了,而要正確看待輿論,學會分析研判,對的就聽,不對的也別太較勁,而要搞清是什麼原因,掌握不同人的願望和需求,以作工作的參考和警誡。

  我在這裡也並非為媒體開脫,更不是提倡媒體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我們的媒體也是有規矩管著的,真實、客觀、公正,這是最起碼的要求,也是原則﹔團結穩定鼓勁,正面宣傳為主,這是黨的新聞媒體新聞報道的方針﹔幫忙不添亂是黨的新聞媒體新聞報道的標准。當然要批評監督,但也是為了促進問題的解決,為了把事情辦得更好。尊重媒體,但別討好和巴結,把心態放平了,功夫下在執政為民,改變面貌,多為老百姓辦實事、辦好事上。“官聲採於輿論”,輿論自會公正。

  薄熙來25日二審宣判最高檢反貪報告北京高考英語改革李嘉誠 上海售樓哈爾濱霧霾圍城白領上班往返280裡日本 諾亞方舟沈陽千畝土豪大院貧困縣豪樓貧校跨省就醫即時報銷金正恩換發型中鐵建天價招待費俄羅斯巴士爆炸轉基因米 獼猴實驗北大畢業生 賣豬肉